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主题: 王春瑜|忆小莲

  • 2019-11-03 08:31:30   【浏览】1489

彭小莲

世界上有许多人叫小莲。我在这里谈论的小莲是彭小莲,上海电影导演和作家。她的长篇回忆录《他们》充满了悲伤、愤慨和无助,这让无数读者沉重地叹了口气。俗话说,每一排都像一座山。作为历史学家和散文家,这位天才并不了解她。为了认识她并成为朋友,我真的要感谢当代杰出的思想家、作家、前中共上海市委宣传部部长王元化先生。

1996年夏天,我在温州读了王元化先生的《学术年表》,指的是老作家、老革命时期原华先生的密友彭白山。我不禁深感感动,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关于彭白山丢失的文章。在这篇文章的评论中,我愤怒地写道:“此时,郭猛庄严雄伟的纪念碑已经出现在我眼前。然而,谁为他的战友彭白山立了一座纪念碑,彭白山死于他的生与死,杰出的兵役和被冤枉?我认为白山不如和郭猛一起被日本侵略者枪杀。唉,我在哪里可以找到白山忠诚的灵魂?我不禁为自己感到难过。我能说什么呢?”读完这篇文章后,原华先生给彭山的女儿兼电影导演(美国纽约大学艺术系博士)彭小莲博士打电话,推荐了这篇文章,并说自己被它感动了。

见到原华先生后,小莲很快给我写信。这封信非常真诚,对我的文章表示感谢,并告诉我她的家庭地址和电话号码。从那以后,她多次邀请我到她家,并热情地对待我。她和姐姐诗人小梅(她在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了一本新诗集)住在一起,房子很宽敞。她几次让我住在她家,把我当成亲戚。她叫我王先生,有时她直接叫王叔叔。她为她母亲汇编了一套藏书,但没有地方出版。我把这本书推荐给广东人民出版社出版。她非常高兴。

她非常尊重她父亲的好朋友王元化先生和贾植芳先生,并且经常拜访他们。我曾经给王元化先生写过一封信,请他在非天才书房的“老牛堂”上刻下一块匾。后来,我得知是连笑陪原华先生去了一个专门的书库,给他铺纸、放砚、磨墨和拿笔。原华先生是一位特别热情大方的长者。他不仅连续写了三个大字“老牛堂”,还为我选了一个。他还写了另一副对联,并抄了一段鲁迅的语录来鼓励我早年。我收到后,在天堂请书画商店小心地把它挂在墙上。它成了我永久的精神财富,而不是日日夜夜。

小莲是一个热情善良的人。十多年前,我家住在北京南方村。当她来北京开会时,她从首都机场打车到我家,给我女儿买了一条高级围巾和一件外套。每年冬天,我都戴着这条围巾,感受小莲的温暖。小莲于2019年6月9日去世。愿她的灵魂是安吉!她将永远活在我心中。

贵州11选5投注


上一篇:美国快餐店桌上,为什么有一瓶倒放的番茄酱?
下一篇:三问大型运输车“超载”:屡酿事故总不悔改?上海采取这样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