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主题: 一个人“造”一座城?80岁的陈定模与今日正式成立的龙港市

  • 2019-10-29 09:22:14   【浏览】658

[编者按]今天,龙岗县正式成立。温州市苍南县龙岗镇原行政区域为龙岗市行政区域。龙岗市由浙江省和温州市管理。龙岗作为“中国第一个农民城市”,自1984年建市以来,经历了从一个小渔村到一个农民城市,从一个农民城市到一个小城市,从一个小城市到一个从镇上撤下来建市的过程。20世纪80年代龙岗镇党委书记陈墨锭大胆提出土地有偿使用和梯度迁移的理念,参与了农村城镇化的重大改革。今年80岁,他给《解放日报》发了一篇长篇文章(编辑),讲述龙岗“创业”的故事。在那些日子里,决心和创新勇往直前的精神至今仍在发扬光大。

记者采访了80岁的陈墨锭。陈亦舒

1939年2月,我出生在前Ku镇陈嘉宝村的一个农民家庭。我8岁时失去了父亲,由母亲抚养长大,母亲是一个美丽善良的小脚女人。她是一位伟大的母亲,很受欢迎,名声很好,对人很好。尽管家庭经济困难,她也给我提供了半年的初中教育。她因家庭困难辍学,15岁时带着母亲的弟弟去福鼎躲避饥荒。1955年参加工作,先后在新华书店和供销社做销售员,1958年调到工厂,1977年去平阳县委宣传部。他是宣传部党组织成员和理论组组长。1981年春,他任前Ku区委书记兼区长,1984年6月任龙岗镇党委书记。

龙岗原本是一个“总部”

在我来龙岗工作之前,有一个“龙江港建设指挥部”(以下简称“指挥部”),为什么要设立“指挥部”?

说来话长。1981年3月6日,中共平阳核心小组和平阳县革命委员会向中共浙江核心小组和省革命委员会提交了《县域划分报告》。1981年,国务院发布国务院第63 (81)号文件,浙江省改革委员会发布浙江省政府第68 (1981)号文件《关于平阳县划分为平阳县和苍南县的通知》。1981年10月10日,中共浙江省委决定成立中共苍南县委,规定平阳县和苍南县正式划分为县办公。由于条件有限,苍南县委、县革命委员会在分县后仍在平阳县城关工作。

1982年2月1日,华东师范大学著名教授尹体阳离家50多年,春节期间回到家乡苍南县金乡探亲。他应邀在温州专员公共夏季会议室举行的温州地区建筑会议上做了一份研究报告。他站在客观的立场上,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从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出发,从总体结构、经济效益、安全供水、出海通道、节约良田、水陆交通、环境保护、经济基础等十个方面论证苍南县的位置,认为苍南县应该沿长江建县治理。

1982年2月3日,《浙南日报》发表了尹体阳教授的个人学术报告。阅报后,灵溪镇的个别干部和群众错误地认为,县委有意改变国务院(81)63号关于苍南县委机关应设在灵溪镇的决定。一些担心县城位置变化的人的恐慌引发了相当大的风暴。后来,风暴在短时间内平息,但给江南(龙岗)、南岗(凌溪)地区干部群众造成的心理创伤很难在短时间内平息。

为了弥合两地干部群众之间的思想差距,当时的领导人很明智。他们立即决定苍南县的政治文化中心在凌溪,经济中心在龙岗。他们列举了许多国内外政治和经济中心分离的例子,如美国的华盛顿和纽约、加拿大的多伦多和渥太华以及中国的北京和上海。他们对两地的干部和群众进行了耐心细致的思想教育。经过多年县委的正确指导和两地在人事安排和项目投资上的平衡,一碗水是平衡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两地之间的意识形态隔阂也逐渐消退。

1982年4月9日,温州市行政公署发布文件,批准设立“龙江港区建设指挥部”。由于“总部”是一个临时组织,它在政府一级没有权力和职能,不能制定政策和指导其他乡镇和县级国有商业公司。因为“总部”和乡镇公司不是由领导人领导的,“总部”只有协调和服务职能。当时,计划在经济指令下,他只能根据政府投资进行建设。因此,“一个熟练的女人没有米饭是不能做饭的。”

龙岗市正式成立之前,很多龙岗人都去镇政府前拍照。陈亦舒

下达“军令”到龙岗当秘书

为了加快龙岗经济中心的建设,浙江省政府于1983年10月12日批准成立龙岗镇人民政府,并废止龙江港“总部”。1984年3月中旬,苍南县委书记胡万里在龙岗滨江宾馆召开了三位区书记的现场办公会议,主要研究如何加快龙岗建设,强调龙岗建设依靠县域投资是不现实和不可能的。苍南县刚刚从平阳分离出来,各种各样的企业都在等待发展,到处都在讨钱。政府不能在龙岗的建设上投资太多。"今天我们邀请每个人提出想法和方法."秘书胡万里发言后,会议厅沉默了几分钟。没人说话。胡秘书指着我说,“树立榜样。你有很多想法。最好的说法是什么?”我想了想:“县委真的想建龙岗。它不能用计划经济的思想去做,更不用说国家投资了。唯一的办法是和人民城市的人民一起建造它。现在农村的一些农民先富起来了,有很多“成千上万的元户”。这足以调动龙岗的投资。我建议金乡、钱Ku和义山区在龙岗建一条街。

俯瞰空中龙岗市的夜景,憧憬中国

有人说,征地后如何安置劳动力?我说这很容易处理。我区投资在龙岗建了一家百货商店,以容纳部分失地农民的劳动力和个体户。我们也可以在街上开各种商店和工厂来解决劳工问题。有人说:“陈先生,你这个傻瓜,你是怎么做到的?”?我们派出精英,我们的地区呢?我说:“你不用担心。经济就像一片森林。大树被砍倒后,下面的第二批树就会长大。如果大树不砍伐,下面的树怎么会长大?会议结束时,胡部长同意了我的建议,并要求所有区县回去,立即采取行动,动员“万元户”到龙岗投资。当时,县里的主要领导都非常支持。他们情不自禁。他们怎么能不支持呢?如果没有钱,龙岗就不会建,人民也会有意见。

后来,我回去成立了一个领导小组,由区委副书记领导。区企业站负责这项工作。办公室位于区企业站。我们在钱Ku剧院召开了动员大会。像大学讲座一样,我们到处张贴海报,想听就听。当时有许多人,估计大约有1000人。我说:“钱Ku是一个农村地区,面积小,辐射能力弱,交通不便,信息效率低,有一定的局限性。龙岗是全县的经济中心。如果将来要建,肯定会比钱Ku好。舞台更大,发展空间更大。你可以做点什么。”我只想动员人们去龙岗。当时,人们心中最想要的两样东西是在镇上的户口和在镇上拥有一块土地来建造自己的房子的愿望。在一个城镇里有一个户口。孩子们当兵、参军、招生、上学、娶媳妇和女儿都是有益的。我国城乡二元结构导致城乡隔离,工农差别很大。我说,“当你去龙岗镇的时候,你可以有你的城镇户口,给你土地盖房子,开公司和工厂。”听到这些,普通人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他们在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登记了900多个家庭。

后来,我和区委副书记翁楚云以及区企业站站长李步法乘小船去了龙岗。新任龙岗市长接见了我们。他不同意我们给他们的900多户“万元户”。我说,“县委不是有在这里召开现场办公会议的计划吗?我把900多户精英家庭送到龙岗进行建设。”他说,“这不好。”我说,“你没有参加上次会议。胡万里书记说钱Ku正在这里建一条街。”他说:“你建了一条街,你怎么用土地证?土地指数来自哪里?即使有土地,劳动力呢?”我说,“哦,如果你这么说,你想让我怎么做?我回去的时候怎么向人们解释呢?我们的领导人不能违背他们对人民的承诺。我将来如何工作?”

当时是1984年4月,然后是撤区、扩镇、调区、调干部。我得到内部消息:县委决定把我调到县机关工作。第二天10: 30会议上宣布了任命信。晚上我先去找胡万里书记,胡万里书记不同意。我说:“因为你,我要求在龙岗工作。上次我在河边酒店开了三个区秘书的现场办公室申报单,你同意了我的建议。各区动员先富起来的农民投资龙岗的一条街,我很难动员起来。“我被家乡的人骂死了。我退休后必须回去。我没有脸见我们的同伴。我只有一条去龙岗的路。听了我的报告后,他说:“这个想法很好。我个人同意这件事应该由常委会集体决定。你应该和常委会谈谈。“因为团队第二天宣布,这就更加困难了。如果我来龙岗,龙岗的书记和市长会去别的地方。整个局势已经被打乱,牌将不得不重新洗牌。这样,我一夜之间去了每个成员的家,解释了我的请求的原因和理由。最后我去了刘小华县长办公室,他说,“陈先生,你疯了吗?“当你去那个地方的时候,没有人、钱或企业。县里不能给你钱。我说:我不想要钱,但是你必须给我权力。我想进行改革开放。没有权力我什么也做不了。如果我滥用权力谋取私利,我将依法受到严惩。

他说,“你真的能建龙岗吗?你有信心吗?你告诉我真相,不要冲动。”我说,“我很清楚,我相信我能成功。我会给你一份书面保证,履行军事命令,三年后还给你一个城镇。”

后来,应我的要求,县委召开了临时常委会会议,审查干部部署计划。会议要到上午11点才能停止。该县的几位主要领导人非常支持。有些人说,“我相信他能完成任务。谁有勇气拍拍他的胸膛,立下履行军事命令的书面誓言?”。龙岗是一个水不清、道路不平、灯光不清的地方。你让他走了。最后,决定龙岗书记调到宜山,市长调到马站当书记。我去龙岗当秘书。

视觉中国

荒地如何吸引和留住人们?

当时,龙岗镇,一个人口刚刚超过7000的荒地,比一个乡镇还小。镇上只有一部电话,甚至没有理发店。我原来所在的钱园水库区有9个乡镇,34个村庄,人口超过17万。这时我没钱也没人。起初我从河底高村借了3000元,在龙岗造反了。

起初,勇气可嘉,热情很高。我平静下来后睡不着。如何玩下一个游戏,如何战斗?这不是开玩笑。建设费用是多少?土地指数和劳动力安置怎么样?当时,中国仍处于计划经济时代,许多政策尚未出台。意识形态斗争非常激烈。我真的睡不着。当时,他已经在县委面前夸口了。他在战斗时有点胆怯,但他不能退缩。我不怕困难。有许多方法可以解决它们。总有比困难更多的方法。除非你放弃,不坚持,否则没有障碍。如果你坚持下去,你最终会找到办法的。

我上任后,召开了全体干部会议,讨论如何建设龙岗。每个人异口同声地说,他们必须去县里要钱。如果没有钱怎么办?当时,他们不知道我在县里吹嘘说,我不希望钱成为龙岗的秘书作为先决条件。如果他们知道会有事情发生。当我说我有钱时,为什么我要我们来?我来是因为我没钱。我是一个解决资金问题的秘书,不是解决建设资金问题的秘书。我说:我们龙岗缺少的不是钱。但是第一个是人,第二个是人,第三个是人。招兵买马是龙岗建设的重中之重。这座城市先有人口,后有城市。一个城市的大小、中、小是衡量人口的唯一标准。没有人一无所有,即使一座高楼也是一座空城。我们必须首先解决人类问题。

在我来之前,我想我们应该首先解决人们的问题。吸引人才是龙岗的重中之重,是龙岗所有工作的重中之重,而不是钱的问题。如果你有一个人,你就有钱。你不怕没钱。如果有人,就会有企业,如果有人,就会有商业活动。我们周围的一些人先富起来,有许多“万元户”。人们说他们家里有几只猴子。我说,“每个人都想尽一切办法把这些猴子带到这里。”

我们组织了各部门人员和离退休干部,成立了40多人和12个宣传小组。在镇领导的领导下,以鼓励进城的优惠政策和龙岗镇发展规划,在全县各地设立办事处,利用广播和海报进行广泛宣传。正如群众所说,“龙岗地图找不到,群众都知道”。当时,我们制定了一项优惠政策,并于1984年7月4日在《温州日报》上登记为“龙岗对外开放”。这个话题正是我想要的。那时深圳正在对外开放。我希望龙岗对外开放,实行优惠政策。这是龙岗镇提出的“依托土地优势,发挥代言人作用”的独特伎俩。

制定优惠政策的目的是吸引人才,更重要的是吸引和留住人才。有三个主要的优惠政策。第一,凡单独或共同进城从事发展事业和工厂的人,凡从事文化、教育、卫生、交通、旅游、服务等事业的人,不论原籍或家庭与粮食的关系如何,都将在提供场地、业务、能源、住房等方面得到便利,并获得优惠经济利益。个人独资企业由客户独立管理,除必要的税收外,所有利润归客户所有。合资企业也可以由客户管理。税后利润按比例分配,以适当照顾客户。第二,具有一定职称(包括自学成才)的在职医生愿意调到龙岗镇安排住房用地。来镇上开诊所和医院的退休医生将得到一切便利。具有一定教学经验的中小学教师自愿进城任教,并积极帮助配偶转移到城镇工作。第三,欢迎省、县以外的单位设立办事处,修建中转仓库和商场,提供方便的土地,帮助开展业务活动。

通过宣传,会有更多的人来,很难安定下来,也很难建立一个基础。我让我的下属把地区地图拿来。它不是由任何规划机构设计的。当时,我查阅了一些资料。有些计划是井或风扇的形状。我们采用了一个非常实用的精心设计的计划。后来,同济大学的人为我们做了计划,他们说:“陈先生,你是谁做的这个计划?”我说,“我自己做的。”他说:“你当时能做这个计划,真是令人惊讶。”"你的分区计划是合理的."苍南县教育局的一位领导几年前告诉我,龙岗老城的学校布局并没有落后。当时,为了每个人的方便,建造了24个公共厕所。

龙岗镇政府成立“欢迎农民进城办公室”

到1984年9月底,温州南部刮起了“龙港风”,横扫平阳县和苍南县,影响到文成、泰顺、瑞安等县市。几代人跳出农场大门的梦想可以实现,农民从此可以成为城市居民。周围地区的人们为能够在龙岗定居而自豪。能否进入龙岗已经成为周边地区农民衡量一个人的能力、财富和社会地位的标志。许多家庭先后三次和两次到龙岗进行实地调查。1984年7月,龙岗镇政府成立了“欢迎农民进城办公室”,每天都挤满了人。像门诊医生一样,工作人员面对一群群农民,一遍又一遍地回答同样的问题。从早上7点到晚上9点,他们非常忙。我不得不在办公室的墙上贴了一张通知,上面写着:“建议你聊天不要超过五分钟。”在“龙港计划”挂在镇会议室之前,人们每天都拥挤不堪,肩并肩。

龙岗镇政府将缴纳地价的期限定为1984年11月1日至12月31日。起初,有些人还在看。到12月底,人们竞相把一捆捆的钱装进农村信用社的柜台。12月31日,人们排队等待付款。政府暂时组织民兵维持现场秩序,并决定推迟付款至1985年1月1日凌晨。据统计,总地价近1000万元。人们说龙岗一夜之间搬到了一家“建设银行”。

农民转为城镇户口时的政策是不允许的。如何突破这道栅栏,遵守法律?我在1984年中央政府第一号文件中发现了这样一段话:“农民可以自己处理口粮,在集镇定居。”1984年6月4日的《人民日报》上的一篇评论鼓励农民在小城镇工作和做生意时照顾好自己的食物。在小镇有固定收入和住所的地方,允许自助口粮在他们所在的地方定居,以便进行非农业人口统计。这两个红色的头文件,我看到了曙光,在县委的支持下终于突破了第一个禁区。这是当时中国实施户籍制度改革的第一个大胆举措。

虽然中共中央1984年第1号文件规定,农民可以自己照顾口粮,在集镇定居,但在实际工作中,他们仍然主张离开土地,不离开家园。对于农民来说,很难照顾好自己的口粮,去城市。我认为“出境不出境”仍然不能跳出小农经济的模式,将阻碍农村城市化进程。为了吸引农民投资于城市的建设和管理,并使农村地区分散的承包土地集中在农业专家手中,实施大规模管理可以使城市和农村地区同时现代化。我大胆地进行进步探索,公开鼓励农民离开家园和土地。我的具体办法是:城市农民将农村承包土地转包给他人耕种,将户口迁到龙岗镇,自己提供口粮,国家不提供。这样,农民就可以在城市里工作、做生意,安居乐业,这不会增加国家负担,也有利于城市户籍管理。这项政策使得成千上万的农民离开他们原来的土地,进入龙岗成为新的城市居民。大胆的户籍改革为国家促进可复制的农村城市化提供了成功的经验。我们制定了一项政策,在龙岗建房子的人有义务为公共设施的建设付费,谁为公共设施付费谁受益。

龙岗镇委员会决定采取“灵活处理”的方法,以避免一些人的调查。以收取公共设施和劳动力安置费的名义,有偿出让土地。批准用于个人建设的土地将根据好的和坏的位置分为6个等级收取公共设施费。收费标准如下:每个基金会一等费5000元,二等费4500元,三等费3500元,四等费2700元,五等费1700元,六等费200元。

做群众思想工作,必须“破鞋子,破嗓子,卖脸”。

1984年8月,龙岗河堤上仍有许多破旧的农舍,现称“城中村”。要大规模建设龙岗,必须拆除大量房屋。还有一些钉子户。那时,我们召集人们开会。当时没有大会堂,会议在鳌江边露天举行。那天没电之前,我站在凳子上说话。我说,“我们离平阳县鳌镇只有一条河。鳌江灯火通明,我们一片漆黑。人们吃自来水。我们通常在雨天吃河水和污水。”

当时鳌江和龙港的差别还是挺大的。我们办喜事,买菜等日用品等都得过渡到鳌江买。鳌江人称呼我们是江南人。现在省、县决定在这里建全县经济中心,将来我们要赶超鳌江,将来龙港农村变城镇泥土变黄金。有的少数人对土地征用,房屋拆迁却想不通,我给他们算一笔帐,一亩地征用补偿一万块钱一年,利息算六厘,一年利息入720元,可以买稻谷1000斤,通过算细账、摆道理,把老百姓的工作做通了。因为土征用地越来越多了,按照规定,一亩地安置二个人,一千亩安置二千人,我这里没有企业怎么安置啊?我们想出办法,征用一亩地,发给7200元钱的劳动力安置费,7200元买断,一个劳动力安置。当时稻谷还很便宜,就

500彩票


上一篇:故事:她把唯一的女儿嫁进深山,换钱给双胞胎儿子娶媳妇(下)
下一篇:三亚探讨“孕产 旅游”业态融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