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关新闻
热门新闻

主题: 北上还是留守:“华语片”大融合趋势下,香港电影人未来何在?

  • 2019-10-22 05:56:27   【浏览】2975

随着内地电影业的迅速崛起,内地和香港电影业的规模已不再是同一个数量级。过去的相互融合变成了单向的吸收和兼并。在同样的文化基础上,海峡两岸三地的电影越来越像一个整体。

夏季的结果显示,两部香港电影《禁毒2》和《使徒2》在票房上取得了巨大成功。此外,越来越多的人,特别是那些旧香港电影的影迷,再次期待香港电影的复兴。

不过,如果把过去一年的香港电影计算在内,不难发现这些成就只是“例外”,仍有大量作品面临在电影院被忽略的尴尬。今天,两地的电影制作人都必须面对一个事实,那就是曾经引以为豪的香港电影业已经不复存在。与早期的双向融合和共生不同,香港电影现在完全依赖内地。这种依赖有点像“逗留”。

对于那些亲身经历过香港电影辉煌岁月的老观众来说,“香港电影”这个词是一个神奇的词。它意味着一种简单而粗糙的视听刺激,一种奔放的快乐、善良和仇恨,以及一种情感宣泄。这是大部分中国人对电影的初步认识,也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两三代人的审美。因此,总有人不时借香港电影来怀旧和感伤。因为眼前的现实是,近年来内地的电影数量大幅增加,但我们在这些屏幕上看到的香港电影却少之又少。

以2019年为例。除了《反毒2》、《使徒2》和《反腐败风暴4》等少数例外,香港电影在银幕上几乎没有给人留下什么印象。王静雄心勃勃的《追龙2》失败了,《廉政》豪华春节阵容几乎没有引起任何波澜。至于《家与万物惊奇》、《逆流叔叔》、《九龙不败》等较小的作品,基本上被忽略了。在过去的半年里,在内地上映的香港电影可以用一只手统计。总体结果确实不令人满意。

香港电影的衰落一直是个寒冷的日子。“香港电影死了”是一个口号,已经唱过十多年了。除了每年的香港电影奖前后半个多月之外,还会有人对香港电影给予一些感伤的关怀。大多数时候,人们很难记得一年中屏幕的记忆以及它与香港电影的关系。

这种衰落和衰退的趋势可以从近年来令人尴尬的奥斯卡提名名单中看出。这个榜单每年都会在小矮人中上升,显示出香港电影缺钱。背后的根本原因是,香港过去引以为豪的电影业已不复存在。香港电影现在是一个完全依赖大陆的体系。这种依赖有点像“逗留”。

十多年前,当香港电影开始与内地电影业广泛合作时,这种合作也包括了大量的相互交流和交流。这是一种双向的整合和共生关系。在此期间,这种合作的产物被称为“合作生产”然而,近年来,随着内地电影业的迅速崛起,内地电影业和香港电影业的规模已不再是同一个数量级。过去的相互融合变成了单向的吸收和兼并。

因此,近年来,我们甚至很少听到“共同生产”的概念。我们看过的大量香港导演和香港演员主演的电影已经是真正的内地电影。从投资和制作到后期制作和发行宣传,这些电影的主要工作都是由内地完成的。香港电影只由一个人提供。许多香港电影人在这些内地电影中扮演普通演员的角色,并以他们的专业技能和成就影响内地电影业。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香港的电影业可以说是亚洲领先的。这个完整的工业体系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的基础。正是这个工业体系在八九十年代造就了香港电影的超高产量,同时也培养了大量的技术人才。

在今天的内地电影中,除了每个人都能看到的导演、演员和编剧之外,幕后的职位,如摄影、美术、服装设计、武术指导等,都充斥着大量的香港电影人。在大陆同行面前,他们的思想和技术更加先进。因此,内地电影多年来的发展,与大量香港电影人北上密切相关。

温·魏宏导演的团队在西班牙潘普洛纳为使徒2拍了奔牛节的照片。

香港回归中国20多年后,北上成为几乎所有香港导演的唯一出路。在这个长长的名单上,你可以找到每个熟悉的名字。

当然,香港导演北上的情况不一样。

像徐克、陈可辛和周星驰这样的人很容易上当受骗。他们在香港久负盛名,人脉深厚,资源丰富,在江湖上地位显赫。对他们来说,向北到大陆就像在海里捕鱼,他们很放松。大陆有更丰富的资金和大量的观众群,为他们已经擅长的商业电影提供了充分的能量和动力。在内地广阔的商业蓝海中,他们取得的商业成就远高于香港。

同时,他们在一定程度上仍然保留着自己的风格。如果我们认识到王静一贯的套路也是一种风格,我们也可以把他列入这一类。

也有人对这种情况不满意,比如更具艺术性的许鞍华、张婉婷和陈果。他们早年在香港拍过电影,经常获得奥斯卡奖和金马奖提名。然而,当他们到达利润更高的大陆时,他们几乎无法坚持自己的艺术风格和要求。他们的作品如《黄金时代》、《月亮什么时候会出现》“三城”和“九龙不败”要么太前卫,要么太落后保守。在与资本争夺话语权的过程中,他们的作者意识似乎注定要陷入两难境地。

有些人更注重保留香港电影的原汁原味,如邱礼涛、庄文强和麦兆辉。虽然大量内地元素不可避免地会融入他们的作品,但他们制作的电影质感仍然是我们熟悉的香港电影味道。

他们之间的区别只不过是一个更加精致优雅的庄文强将打磨出一幅工匠风格的杰作,如“无与伦比”,而邱礼涛高举着“一切疯狂和一切过激”的旗帜。然而,无论他们的电影与《上帝》和我们熟悉的香港电影有多相似,有一个不可忽视的事实是,这些电影绝大部分来自内地投资。

越来越多的人拍了照片,没有人会再把它们当成香港电影了。郑保瑞的《天宫》和《孙悟空三打白骨精》、林超贤的《湄公河行动》和《红海行动》、刘伟强的《建军大业》、制片人的《消防英雄》和李仁港的《登山者》都是典型的例子。香港电影的类型和色彩为这些内地题材电影增添了一些不同的气质和元素。

其中最特别的是杜琪峰。1997年香港回归后,杜琪峰和他建立的银河形象几乎是独树一帜的香港电影。杜琪峰已经成为香港日益艰难的行业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因为他可以在考虑电影类型和商业性质的同时坚持自己的创作风格。他是最新一位北上内地的香港导演,北上后也保持了自己强烈的个人风格。然而,他大部分北上的作品在票房上表现不佳,这是无可奈何的。后两部作品《华丽的上班族》和《三个人》因其一定的实验性质而未被市场认可。

大哥杜琪峰北上试水的情况,或许是大批香港导演北上发展的缩影。离开最熟悉的创作环境和土壤后,如果你想在作品中坚持自己的风格和表达方式,在与内地强大的资本的斗争中,你往往会遍体鳞伤。

从那以后,杜琪峰干脆撤退到了香港。然而,香港有限的工业空间使他很难使用拳头。传闻中的“黑社会3”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在自己作品进展缓慢的同时,杜琪峰努力培养年轻一代的导演。许多近年来在香港崭露头角的年轻导演都是由杜琪峰和银河影业培养和支持的。

导演和演员都是如此。除了那一年的“12周”仍有一定的票房影响力(不可忽视的是,这些作品的数量总是很少),我们过去熟悉的香港演员在内地市场的影响力不再是当年:

像刘青云、梁家辉、吴镇宇和任达华这样的演员要么混在制作差的电影中,要么在更大的电影中扮演配角。有些人甚至没有电影可看。

刘德华、梁朝伟和郭富城等更大的明星不再有票房影响力。他们的表演似乎常常完成了一项必要的工作。

只有少数中生代演员,如古天乐和张家辉,努力支持香港电影的最终地位。另一方面,香港当地的女演员几乎被彻底消灭,只剩下新鲜的面孔给酱油吃。

即使是在行业中拥有最大发言权的导演和演员也是如此,其他幕后技术人员的情况也是可以想象的。在中国大陆电影业日益强调资本的时候,香港电影人只能成为这台巨大机器上负责任的螺丝钉。

如果我们想看最纯粹的香港电影,我们还是要在香港找。

由于工业环境日益紧张,香港难以支持生产“无与伦比”的大规格产品。充其量,它只能完成像《反毒品2》这样的作品,这些作品都是B级电影。比较两者,后者的粗糙度是显而易见的。

香港通常只能生产成本更低、更薄的电影。这些电影要么是遵循热心路线的公民电影,要么是第一批新导演的电影,其中一些是吸引眼球的所谓色情和血腥电影(这类电影每年批量制作,但大部分没有进入大陆观众的视野,质量太差)。

“反腐风暴4”现场。

虽然成本极低,但这些温柔的市民电影和新人作品质量也很好。由于年轻导演的认真和努力工作,以及他们更广阔的视野和审美欣赏,这些电影大部分都有相当的人文关怀和值得称赞的表演,而后者往往依靠一两个老演员来帮助他们。在曾志伟和惠英红等演员的祝福下,整部电影的质量立即得到了确立。

与此同时,值得注意的是,许多属于这一类别的电影经常被提名一些奖项,但他们的作品质量有更明显的缺陷和瑕疵。有些电影往往只充满香港人所谓的活力。除了不断强调香港人自强不息的主题外,内容实在是太空洞了。奥斯卡提名更像是象征性的支持和鼓励。当整个行业的衰落最终决定时,香港人的精神有时会成为隐藏耻辱的最后底线。

今天,谈论“香港电影复兴”其实是一个错误的说法。20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香港电影注定会失去辉煌。然而,香港电影从未真正消亡。香港日渐衰落的电影业正以不可逆转的趋势融入更大的内地电影。在有香港电影人参与的电影中,我们或多或少总能看到香港电影的影子。

也许我们不应该长期沉迷于“香港电影”的定义和概念。很难说像《无与伦比》这样涉及大陆重大投资、由大陆演员主演、由香港主要创作团队制作的电影是香港电影还是大陆电影。

最适合他们的标题是“中国电影”。近年来,海峡两岸三地的电影产业合作与融合越来越紧密,这使得地理区划的概念失去了现实意义。在同样的文化基础上,海峡两岸三地的电影越来越像一个整体。

当然,即使环境变得更差,行业空间变得更窄,总会有人坚持留在香港,但对这些年轻的新导演来说,香港的创作气氛会更自由。在那些很少受到关注和欢迎的作品中,每年都会有惊喜。这个小小的惊喜是对未来的希望和无限的可能性。


上一篇:四海城事 | 布达佩斯西火车站启动翻新工程
下一篇:武汉:人才争夺的赢家!19届留汉毕业生薪酬破6K